当前位置:主页 > L品生活 >深陷重度忧郁PTSD 林心乙经历上帝的爱「卸下生命面具」 >

深陷重度忧郁PTSD 林心乙经历上帝的爱「卸下生命面具」

评论461条

10岁那年母亲过世,让她从小很没有安全感,也因为害怕别人的眼光,让自己始终戴着「面具」生活;她曾是美国陆军101空降师成员,两次亲临中东战场,大难不死,却罹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与忧郁症,现在却可以在台上娓娓道出自己的生命故事。八月18日晚间在台南天桥长老教会青年牧区,教会林宪平主任牧师的女儿林心乙姊妹见证上帝在她生命中的奇妙作为,主题正是「面具」,她侃侃而谈如何一步步摘掉面具,活出真实的自己。

感觉不到音乐 重度忧郁上身
「每个人出生都如一张白纸,进入青少年后,会开始在意别人眼光,当周围环境都在改变时,我们很容易想要成为别人,而不知不觉戴上面具。渐渐地,我们害怕别人看见那个最真实的自己。」林心乙开场即提醒年轻人,面具也会存于我们跟天父的关係中,让神在跟我们说话时,到底是来自魔鬼对自己的控告,还是来自神真实的声音,不容易分辨。

林心乙回想第二次在中东战场,有天弹琴时,突然完全感觉不到音乐的存在,她四岁开始接触音乐,音乐对她而言是再熟悉不过的。有天她跟队上心理医师闲聊,心理医师问她第一次去中东跟第二次有什幺不同?林心乙提到听不到音乐一事,医师分析可能是罹患了「创伤后压力症候群」,而且可能是中级程度以上。「我当时心想怎幺可能?我是一个这幺开朗的人?」所以心理医师建议去做的测验,林心乙都没去做。

离开部队回到正常生活后,林心乙发现常常没办法控制情绪,觉得自己像个炸弹,快要疯了,每个晚上还梦到自己被追杀。那时,她看到直升机会怕,听到鞭炮声以为是炸弹,没办法看任何跟战争有关的影片。「但是我认为自己还可以继续生活,一直不断安慰自己,只因为我有『面具』,而且我已经习惯带着它了。」

直到有天她走进教会小组,明明都是非常熟悉的朋友,但她却开始心跳加速、无法呼吸、身体颤抖,感到非常害怕,转身立刻就走。回家后的30天,林心乙没办法离开房间,更不用说走出家门了。之后好几个月,她觉得自己像个废人。「我不行再这样下去,决定去看精神科,结果被判定为重度忧郁症及重度PTSD。」医生当时要她做好心理準备,这样的情况有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没办法工作,让她感到晴天霹雳!

有次她在电视看到有人说「如果人生遇到重大事故却选择麻痺自己的负面情绪,这同时也是在麻痺自己的正面情感,因为情感是一体的,是无法被分割的。」换句话说,如果对于过去的伤痛选择麻痺,那就没办法获得真正的喜乐。林心乙说,「过去的我是因为恐惧而选择麻痺自己,到了一个程度后,情感也被麻痺了,才会在弹琴时感觉不到音乐。」

现代人为何习惯戴着面具生活?林心乙说,因为害怕显示出自己的软弱,害怕真实的自己给别人看见后,朋友可能会不见。事实上,太多人低估了「真实」的力量,真实是很有能力的!所以为什幺我们要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神。「基督徒常想要把最好的自己献给上帝,但神宁愿我们把破碎的心交给祂,也不要我们伪装起来的完美。」

深陷重度忧郁PTSD 林心乙经历上帝的爱「卸下生命面具」

林心乙于天桥长老教会分享生命故事

孤儿的灵 内心自卑跟恐惧
林心乙很感谢家人对她的爱,「他们的爱让我想要走出来,不想屈服在医生的判决之下,我相信神是医治的源头!当我开始决定要改变的时候,很奇妙的事情就发生了。」有天林心乙跟家人去澎湖(她出生后有几年时间是在澎湖度过),当她踏上澎湖岛屿时,心里突然震了一下,好像可以感觉到什幺东西了。

她回到了小时候常常去的马公长老教会,情绪开始非常激动。之后一个人坐在咖啡厅等家人时,眼泪就一直流,是从来没有的经历。「我为了什幺哭泣?突然想到我的亲生母亲,我跟上帝祷告说如果这是你要医治我,请圣灵来启示我过去到底发生什幺事,我想要找到根源。」上帝让她看到小时候成长历程,呈现出来的是紧张、孤单、强烈的不安全感。

林心乙想起,国小回家时永远只有自己跟哥哥,记忆中没有跟亲生母亲、父亲、哥哥一起坐下来吃饭的画面,常常三不五时半夜电话一响,爸妈就冲出去了,可能是去处理教会的事。对她而言儿时最美好的回忆就是早上起床,妈妈帮她绑头髮、送她去学校。10岁那年,母亲因癌症过世,参加丧礼的那天,她觉得自己像个孤儿,躲在哥哥后面,完全无法接受妈妈离开的事实。圣灵让她看到,从那刻起,她将自己的「心」封印起来。

没有妈妈的日子,林心乙非常自卑,记得教会母亲节大家都戴着「红花」,只有她跟哥哥戴「白花」;当别人在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她完全唱不出来。林心乙说,从10岁起,她的生活就是不断察言观色,说出来的每个字跟做出来的每个动作,都是经过思考才表现出来,大家也都是从这一切来打分数,她开始将自信建立在别人给予的分数里。「那段时间,我出门时都要戴上让别人觉得我很好的面具,其实是我在保护自己,别人能看到的地方,我拚了命也要表现的很好;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我就完全放弃自己。」后来才发现这是「孤儿的灵」会有的状况。

她说明,孤儿的灵会有的特质,是不相信自己能白白的得到爱,好像都要很努力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表面上很厉害,实际上都是内心的自卑跟恐惧。事实上,「孤儿的灵」跟福音的本质是相冲突的,神的爱是白白的给我们,但是孤儿的灵不相信自己可以白白的得到爱。有孤儿的灵很难在教会里扎根,往往服事能力很强,但内心脆弱,只要一受伤,就会想离开教会。

有一次,林心乙半夜打电话给爸爸,爸爸说:「我这幺爱妳,妳怎幺会觉得没人爱妳呢?」过了一些日子才发现10岁那年给自己贴上「我是孤儿」的谎言后,她开始由这个充满谎言的面具在接收事情,「所以当听到爸爸说他很爱我,面具使我不相信,因为它让我只相信我所相信的事情。」

深陷重度忧郁PTSD 林心乙经历上帝的爱「卸下生命面具」

林心乙于教会中分享有关面具的信息,带领全场为年轻人祷告

神医治的大能 爱里没有惧怕
终于在某一次聚会中,上帝让林心乙看到一个画面,是她走在森林里,森林里有小屋,小屋里,天父坐在中间,旁边都是她最爱的家人们,还有过世的母亲。这个家人团聚的时间是她多年渴望已久的,「然后天父跟我说『回家了』!一股好强烈的爱打到我的心里。」她发现孤儿的面具让自己潜意识拒绝爱,也等于拒绝神,因为神就是爱,但是上帝从来不放弃她,「祂医治我,让我能重新跟祂连结,找回安全感。」

林心乙说,像她这样活了20几年的「惊恐」日子,还跑了两次战场,安全感对她而言是一个「奢侈」的东西,但是「上帝恢复了我!」

约翰一书四章18节:「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当林心乙重新跟上帝连结时,这经文就像在她生命里活了过来。「我常想上帝为何要我走那幺多的路?因为上帝爱我,祂希望我可以完全的恢复,透过不同阶段一次一次的医治我。从外圈到内圈,先恢复我对音乐的感觉,再到与人的情感,最后则是与祂的重新连结!」就像早期相机的胶卷,照片需要一层一层的处理才能洗出,上帝就好比这样,祂希望我们每个人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一张美丽的相片。

林心乙妹鼓励年轻人,如果也戴上了谎言的面具,千万记得,这不是神的心意。来倚靠神,别用自己的意志力来面对!「当我们跟神的关係很亲近,很清楚真理,那魔鬼对我们说什幺,我们也不会再相信。」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